告示牌
自創主打小說:《只在下午茶時光停戰》、《白雛菊與紅薔薇》、《雪人的眼淚》
自創副打小說:《雪人的眼淚》之前傳篇《雪人的淚痕》
《白雛菊與紅薔薇》節外生枝篇
同人小說:黑籃赤黑架空系列文
舊文放置處:http://blog.xuite.net/b2124312/twblog

最近敲擊著鍵盤,

指尖傳來的都是讓人清醒的冷意。

自從奇摩部落格關閉後,全心全意的窩在痞客邦內發表文章以及到處亂晃看其他人的發表,

言芷睿(薰羽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5) 人氣()

 

雙手環抱大腿蹲在小狐丸身邊,隨風擺動的墨藍髮絲下,是一張沒有展露表情的臉,無聲無息地看著小狐丸挖開小小的窟巄,在他點頭的默許下,小狐丸才把他手中捧著始終沉睡的小松鼠放至窟巄裡,然後小心翼翼地把土一點又一點地埋進窟巄內。

「小松鼠最後還是沒醒過來。」看著小狐丸在凸起的小小山丘後面立起小石頭當作石碑,三日月宗近淡淡地惋惜。

, , ,

言芷睿(薰羽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序~第七章連載網址: http://www.antscreation.com/blog/index.php?ID=6108&act=fiction&fiction=5434

 

前情提要:

,

言芷睿(薰羽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『真的是惹人疼愛的好孩子。』

探頭,客廳內的父親面露和藹的微笑,一手就把三日月宗近抱在腿上,另一手拾起桌上的點心餵食。三日月宗近笑得很開心,嘴角還沾上點心的屑屑,一個猛然回頭對上他的雙眼,傻氣又帶著香甜朝他喊著:

,

言芷睿(薰羽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沉浮在虛華之中,

即使有人循循善誘的引導自己,

但只要時機尚未成熟,

,

言芷睿(薰羽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眼前一片黑,耳畔打轉模糊不清的聲音,但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推移,聲音越來越清晰。是有兩個聲音相互交叉對話,一個稚嫩的聲音以及一個沉穩的聲音。
『三日月宗近,就取這個名字吧。』沉穩的聲線帶點笑意,對於眼前還是一片黑的他來說,無疑是安定他慌亂的搖籃曲。
『三日月、三日月,好期待弟弟醒過來。』
充滿歡樂、期待的呼喚聲一直流竄他黑暗的世界裡,剎那間,他渴望自己能夠見到這個一直在他耳邊呼喚他名字的人。
他不知道他是怎樣的人,但是他們一定會成為感情很要好的人。


※※※
「吶,三日月,現在櫻花都綻放了呢,而且天氣也很好,如果你醒來的話,我就帶你出去玩。」趴在父親最近新打造的劍前,雙腳順著喃喃不時上下擺動,小手摸著刀身背直至刀柄,刀上的花紋讓他目不轉睛。


然而,一切依然安靜沒有起任何變化。


安靜片刻,眼珠子一轉,他整個人注意力移到屋外的情況,溫暖的光絲透著葉及花緩緩落下,加上風徐徐吹來,一切都讓人難以抗拒,再也待不住屋內的他抱起刀走至屋外。
落花繽紛,潔白的花瓣似飄雪,但卻不及其寒冷。他抱緊懷裡的刀,踏出每一步都是沉穩扎實,他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尚未見面的弟弟就會受傷。
「三日月,風吹得好舒服呢。」選中一棵順眼的樹,他小心翼翼的把刀豎起倚靠樹幹,銀色髮絲任憑微風揚起與花瓣飛舞,在流動的風中他舒服的打聲呵欠,他順著微風吹動下也倚靠樹幹與刀並肩而坐。
沙沙、沙沙,隨著腳踩木屐鞋在落地之花葉中發出清脆的聲響,每一步輕快步伐還不忘哼著輕鬆的曲調,「唉啊,是小狐丸,你在做什麼?」
突如其來的呼喚聲讓稱作小狐丸的他豎起的耳朵,立即把身旁的刀藏在身後,可惜以現在行動速度來說還沒比上對方,眼尖的對方早以把其身後刀搶去,「這把刀真美啊,是父親最近的新作吧?」
「今劍兄長,把三日月還給我。」看到對方拔刀端詳,甚至伸手摸其刀紋,以尊敬為聞名的小狐丸難得慌亂的朝自家兄長大聲嚷嚷。
「我難得從鞍馬寺回家看你們,幹嘛那麼小氣?小狐丸。」從紅色眼眸中看見了一種別樣情感,今劍甚感有趣的刻意捉弄對方。
雖然那眼睛之中所流露的情感不見得跟自己猜想得一樣,但是他仍大膽的推測那情感應該更濃於兄弟間情感。
「因為三日月是我的弟弟,所以身為兄長的我有權保護他。」努力墊腳試圖要從對方手裡搶回刀,但是現在的他處於孩子的體型仍無法從對方手裡搶回,不過他那比任何人都還要好強的性格不容許他輕言放棄。
「喂、喂,好歹我也是三日月的兄長吧?搞得我好像是壞人一樣,算了,未見識的小弟就還你。」為了搶回刀他整個小小的身軀把他當作樹一樣攀爬,他那不肯放棄的模樣噸時滅了他想欺負他的慾望。
他緊緊地抱住回到他懷裡的刀,深怕對方又興起什麼奇怪的想法再次搶走刀。
「我挺想知道你為什麼這麼保護這把刀。」對方拚命抱緊回到自己懷裡的刀,那力道出奇的大,彷彿要把刀融進自己體內,為此,今劍甚感有趣的打量對方。
「因為三日月是我弟弟,父親說身為他的兄長我有義務保護他。」他待在父親身邊看著父親鍛刀時,揮汗如雨的父親看見他特地叮嚀他有義務要保護這即將完成的刀。
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心要保護這個即將誕生的刀,即便看見完成出來的刀,讚嘆這把刀刀紋如此的美,他仍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自真心想保護這把刀。
畢竟他什麼都還不懂。
「我覺得不是單單因為父親的話你才想保護他的。」或許是太陽照射的角度關係,陽光把小狐丸抱著刀的身影拉得很長,彷彿象徵這樣的情感可以被延伸得很長、很長。
「不太懂呢。」清風徐徐,銀色髮絲以及刀上的下緒隨著風輕輕地擺動,隨風任意擺動的髮絲以及下緒有股會被風綁在一起的錯覺,或許這就是風捎來他們命運會纏在一起的暗示吧?
「哈哈,我也不明白呢。」如鈴鐺般的笑聲迴盪在他們之間,他們詫異間,靛藍身影從飄落的花瓣中逐漸顯現。
「啊,三日月醒過來了。」紅色的瞳孔倒影嘴角勾起很美弧度的人。


小狐丸與今劍領著剛真正降生的孩子回家,剛踏上家門,他們的父親三條似乎有預知能力的從房間走出來迎接,一眼看見走在他們後頭矮小的孩子,伸手把他抱進懷裡,甚感滿意的頻頻稱讚,「跟預料中一樣是個很美的孩子。」
小狐丸餘光看到父親從他身旁穿過雙手,胸口上頓時像是壓住了一塊大石難以呼吸,有種無法自己的痛苦湧現到心頭。
煩悶的他難得不說話直奔回自己的房間,對待任何孩子都一樣疼愛的三條自然發現他的異樣,「那孩子怎麼了?」
「呵呵,父親,您之後就會知道原因的。」一目了然的今劍倒是一派輕鬆的以笑作回應。


※※※
「我到底是怎麼了?」蹲在房間角落的小狐丸環抱自己的腿,困惑的反問自己。
他想他自己應該會很開心的跟父親說一堆關於三日月的事情,他不懂父親一個伸手他便一句話也說不出口。
「小狐丸,你還好吧?父親很擔心你喔。」今劍拉開房門,看見蹲在角落的對方霎時有些發愣,他知道對方的表情一定會是煩悶的表情,可是這表情似乎比煩悶還要來的糟。
「今劍兄長,你不是要回去了?」看見對方似乎是露出看好戲的表情,小狐丸忍不住嘖嘴表示你快回去。
「看你這樣,我怎麼忍心放下你回去?」今劍毫不在意小狐丸滿臉露出趕人意味的表情,自在地坐到他身邊,「身為你的兄長之ㄧ,我該好好跟你聊聊。」
「兄長,請便。」今劍難得神情認真的整理他的髮作為友好交流的開始,小狐丸知道自己沒有必要再趕對方離開,他想偶爾這樣應該不壞。


雖然他們這些人偶爾會回家,但是畢竟都已經認了新主人以及新歸宿,在不同地方各司其職,可以再回來像家人般談心裡話這樣的機會真的不多。


「我是要跟小狐丸聊聊你剛才的反應。」
今劍嚴肅毫無情緒波動的話語震懾小狐丸的心,察覺是訓話的小狐丸安份的走到今劍面前跪坐好,小狐丸一本認真準備要應對接下來的話,看在只是要來開導某方面情感的今劍眼裡,忍不住心裡默默發笑。



--TBC


,

言芷睿(薰羽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 
『情不重不生娑婆;愛不深不墮輪回。』
, , ,

言芷睿(薰羽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吶、黑子,你覺得你是花還是蝶呢?


風隨意擾亂床簾,白綢絲遮不住那床上人兒的身影,漓藍的色澤就這麼從縫隙中宣洩而岀,「唔...」風刮搔他沒被棉被遮住的肌膚,他發癢的緩緩睜開雙眼,別頭看見窗外的天色緊張的坐起,潔白的棉被自然從他身上滑落,紅色印記交疊在肌膚上,曖昧的痕跡在白皙的肌膚上格外明顯。

, , ,

言芷睿(薰羽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註明:CWT40無料相關,另一篇《神明的願望》暫時不po網

 

 

,

言芷睿(薰羽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※作者:薰

※繪者:蝶羽攸

※背景:架空古代戰國時代前期

, , ,

言芷睿(薰羽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